历届诺贝尔文学奖颁奖词解析 评委们究竟爱什么菜?

诺贝尔文学奖究竟热爱怎样的作品?关注诺贝尔文学奖的人们,不会错过对这个问题的思考,文学评论家们更是将其作为长期研究讨论的对象。几乎每一位新人添位于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之列,都会再次激发人们对诺奖所蕴含的价值判断的分析。把诺贝尔文学奖颁奖词作为一种关于价值阐述的文本来阅读,不失为一种探究方式,虽不是最深邃的,却可能是最有趣的,当然,我们也不可避免地会冒一点 过度诠释 的危险。

理想主义

还有谁记得诺贝尔文学奖的第一位获得者吗?那是一个在文学史上悄无声息的人——法国诗人普吕多姆,彼时他因 崇高的理想、完美的艺术和罕有的心灵与智慧的实证 而获奖,在颁奖词中,还有一段, 在实践—伦理领域,像康德一样,在义务的不可否认和绝对的事实中,找到了人类超感觉目的的证据。 无论如何也看不出来是对文学作品的赞美之辞。

不乏有研究者指出,诺贝尔文学奖始于平庸。最初十位获奖者,除了波兰小说家亨里克·显克维支与英国小说家吉卜林仍在世界文学家序列中接受人们的敬意,其余几位则游离于文学史之外,唯有在谈论诺贝尔文学奖时被再次记起。而他们的获奖,多是因伟大、理想主义、卓越、高贵等。

1910年到1919年的诺贝尔文学奖颁奖词中, 理想主义 是一个高频词汇,光从颁奖词中看,看不出有大的波动或者新的涟漪,十九世纪的古典美学,在二十世纪的历史现实里逐渐隐退,却被瑞典学院的院士们严谨地看护着。即便一战的爆发,也未能有所松动。

人道主义

一战结束至二战爆发这段时间,院士们对诺贝尔遗嘱中关于 理想主义 的解读,开始有所松动,最明显的标志,是不再将基督教文化背景严格置入获奖要求。颁奖词中出现了新的词语:人道主义与民族精神。

我们可以看看法郎士、叶芝、萧伯纳的获奖理由。法郎士由于保卫真理,反对沙文主义和军事种族歧视,具有纯粹的艺术风格、襟怀坦荡的人道主义而获奖。萧伯纳是因真正的仁慈和善良,富有人情味。叶芝展现了民族精神。尤金·奥尼尔则因表现出力量、热忱与深挚的感情而获奖。

这是一个特殊的时期,历史学家霍布斯鲍姆曾将其形容为一个再也无法继续下去的世界。我们在诺贝尔颁奖词里读到了这些与人道主义,与关心人本身的存在状态相关的表达,比如,在洞察人类现状上表现出深度与怜悯、反映了人类的基本面貌、描绘了农民的生活等。

这个时期最受争议的一位获奖者是赛珍珠,她于1938年获奖,理由主要为 对农民生活丰富和真正史诗气概的描述 ,但马上有人认为,此乃末流作家的红运,只反映了评委注重大众审美趣味,将文学从象牙塔之中拉下来,还至于芸芸众生的倾向。

(责任编辑:四人麻将在线玩)

本文地址:/chajianjiagong/20200503/3193.html

上一篇:脱欧剧情反转频现 大结局依然难期:提前大选四人麻将在线玩或成最大可能 下一篇:回应美方 伊朗展示发射失败的卫星